儿子

发布时间:2017-11-24
来源:

  文/张宇杰

 

四十多年前的一个早晨,我在爸爸无限期盼和紧张之下来到世间。可是当听到又是一个女孩时,我带给父亲的是彻底的绝望和无限的失落。以至我那高大伟岸的父亲一下跌坐在椅子上不肯起身看看他那三斤七两的女儿。

不过,父亲终归不是一般人。在度过了他那仿若隔世般的失望之后,父亲立马用他的霸气给了我他所期望的身份-----“儿子”!这也就是自我出生以后终极一生在父亲面前仅有的一个“身份”,一个“性别”-------“儿子”“男孩”!虽说这个身份令我的姐姐为之愤慨,令我的母亲不解。怎奈,父亲的绝对权威是不容任何人抵抗和质疑的。

从此后我承载着父亲对儿子的所有期盼逐渐成长。姐姐的玩具是布娃娃,我的是木制手枪;姐姐的新衣服是花裙子,我的是海军服;姐姐跌倒可以哭,我的膝盖磕破到露出骨头,也要咬紧牙,不能吭一声。

当然除了坚强,还有“毅力”。这也是父亲向我灌输的另一个重要词汇。父亲出生在一个有八个兄弟姐妹的大家庭。1947年,家中最小的男孩,16岁的父亲参军了。在部队父亲从大字不识到当上了政治教员、参谋。直到转业后当了中学校长,当了拥有近千名职工的大单位领导。

父亲心中始终有一个遗憾,便是自己文化程度不高,而几位女儿中没有可以光宗耀祖的大学生,所以父亲自然不会放弃我这个“老儿子”了。

怎奈,我天生愚钝。所以父亲总是对我说“笨鸟先飞”。都说闻鸡起舞,自我十岁以后直至自学考试大学毕业十多年的时间,每天早上四点,父亲都是把屋子烧的暖暖的,唤我起床学习。有时我耍赖皮不肯起,父亲就一边哄我说“我儿子最有毅力了,我儿子是雷锋,是张海迪,”一边帮我穿好衣服,将我抱到书桌前。硬是成功为我洗脑,以至我真的相信了“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细细品来,无限宠爱在其中,只一样父亲从未告诉我,永远也不肯告诉我,就是,我是个女儿,应有女儿的柔情。

按说时光如流水,父亲也应随着时光慢慢变老。可是无情的病痛却在没有丝毫预示的情况下找到了父亲。七十三岁,对父亲而言是一个坎,这个坎一迈就是十年。文革期间所受的腰伤让精神矍铄的父亲躺在床上十年,这十年父亲又亲自告诉了我什么是乐观、什么是豁达。虽然坐在轮椅上的父亲也曾在窗前默默凝视着外面的世界,那一刻父亲给我的感觉犹如困在笼中的猛虎,可是却没有困兽的挣扎和沮丧。他的威严也没有因为病痛的折磨而缩减半分。小时候父亲曾无数次的用张海迪的励志名言教育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谁都会遇到困难和挫折,就看你能不能战胜它,战胜了,你就是英雄,就是生活的强者。”父亲用他强者的毅力坦然承受着命运加诸予他的一切,也在我的心中谱写了永远不会磨灭的英雄赞歌!

十几年来,病床上的父亲、轮椅里的父亲,展现给妻子、女儿的永远都是他那爽朗的笑声和亲切的关怀。就连医院的医护人员也都被父亲感染者、感动着,快乐着父亲的快乐,痛苦着父亲的痛苦,犹如亲人般的陪伴着父亲、照顾着父亲。坚强的父亲从没有为自己的病痛掉过一滴眼泪,可是就在听到他的外孙考入理想大学时激动地泣不成声。

亲爱的父亲,我为自己不是一名男孩而遗憾。可是您在临终之际抚摸着我的头,告诉我没有儿子您不遗憾,儿子能做的我都做到了的那一刻,我知道我是您的骨中骨,肉中肉。我是您的血脉,我将用一生的努力来成为您的骄傲。一如您的嘱托:宠辱不惊,堂堂做人!

如果,如果有来生让我们做父子,让我做您真正的儿子好不好?

     

 

  •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